【人物專訪】全媒體總裁對話|陸陳漢語董事長陸陳:兒童中文國際教育培育體系+互聯網—建構中文國際教育永續發展新常態

20/06/2020

“教育應該是不吝嗇的事情,這不是短期的盈利行為,我們不吝嗇地付出,相信回報是無限的。”——陸陳漢語董事長陸陳

       “我只要活著,就會繼續做中文國際教育,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在從事中文國際教育近30年後的今天,65歲的陸陳,仍然堅定不移地帶領著陸陳漢語團隊,克服無數的困難,在全球兒童中文國際教育發展的路上砥礪前行。

        陸陳漢語國際教育集團1991年成立於中國香港,為大批香港管理精英的中文學習做出了巨大貢獻。2002年,在香港教育統籌局的建議下,成立香港第一所漢語語言學校。近30年來,陸陳漢語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老師和成千上萬的學生。

       在百年不遇的疫情面前,陸陳校監以敏銳前瞻的判斷,經過了一周的慎重嚴謹的挑選和部署,毅然決然做出決定——全校轉為線上教育。原班師生、原班課程、原班時間,順滑平移至線上課堂,保障所有希望繼續學習學生的停課不停學。學生在陸陳漢語老師們的帶領下,真正體驗線上學習對線下學習的優化過程,所有老師也線上上線下課程的教學過程中,再次優化自己的教學理念、教育模式和教育成效,並在外界環境極端變化中,深刻理解和實踐了什麼是生存、什麼是永續、什麼是發展的動態能力。再一次驗證了兒童中文國際教育企業的不忘初心。

       互聯網不僅改變了中文國際教育中教與學的方式,也跨越兩千公里的山河,讓中教全媒體主編夏巍峰和陸陳漢語董事長陸陳女士進行了一場線上對話。

       

                                                                           點擊觀看視頻

       以下是採訪對話的内容︰

全媒體總裁對話|陸陳漢語董事長陸陳:兒童中文國際教育培育體系+互聯網—建構中文國際教育永續發展新常態

強調漢語言文字的學習深度、速度和厚度

夏巍峰:您認為中文國際教育的教學重點是什麼?

陸陳:從全球著名的教育三角理論來說,教師+教學內容+學生這個三角形,形成一個教育的閉環系統。其中必然是要有這三種要素,彼此之間相互關聯也相互制約。

應用在中文國際教育中,我們這樣看:

第一,在教師方面,要有能力重新認識漢語國際教育的教學,上課只是一個教學活動。教育是融會貫通在教師的血液中的美學意識和對每一個學生深層能力成長的關注。教師必須有意識地科學地在教育教學體系指導下,有標準地有規律地根據學生的學習內容和學習特點,提供相應的教學方法。

第二,在教學內容方面,中文國際教育要體現人類的語言學、教育學以及各個學科的綜合學習能力,就應該有完整的教育學科概念和語言文字文化理解的學習體系,強調在有限的時間裡讓所有語言學習者都能夠找到學習方法看到學習進步的成果。

第三,在學生學習方面,如果學生和教師之間不是相融的關係,就很難做好。學生學習並不是教師針對某年齡段教學的問題,其中是一條萬丈鴻溝。

第四,要承認學生天生就具備一個學習系統的,其中包括學習動力、學習樂趣、學習探索的滿足感和學生的同儕認同感。後天的學習系統建構,需要包含學習目標、學習理念、學習生理學概念、學習內容的自我設置的標準以及自我測評的能力。

第五,最終達到學習所有語文(無論中英文)所承載的歷史文化美學和價值觀念。這個三角形的邊,平均構成了一個等邊三角形,而在這個平面上,我們還有另外的思考,那就是教育高度的統領——這就是教育動態能力的發展的三維發展模式。

夏巍峰:文化如何體現在語言教學中?

陸陳:漢語教育主要還是以漢語言文字教育為主,文化歷史科學自然融在其中。海外中文教育,當學生對語言文字學深學透的時候,就是他對中國文化和思維方式開始感興趣的時候。陸陳漢語強調漢語言文字的學習深度、速度和厚度,就是把遇到的文學文化歷史科學地理自然而然地融在語言文字裡,是一種“潤物細無聲”的做法。為世界上需要學習漢語的人,用科學的設計某個年齡段應該會什麼,根據母語的標準設定讓非母語環境的孩子的中文學習得像中國內地這麼好。這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

夏巍峰:陸陳漢語主要為哪些人群提供漢語教學服務?

陸陳:陸陳漢語是香港政府建議成立的漢語語言學校,既然是漢語語言學校,就要有對全年齡段各種人群的教學能力,所有人群都是我們的教學物件。

在語言的早期教育裡,推前到從准媽媽開始,就應該意識到兒童的語言教育怎麼發展;陸陳漢語有照顧嬰幼兒0-3歲的搖籃漢語,3-5歲的娃娃漢語,接下來是先上小學預備班的小小漢語,我們把兒童每一天的成長看成是一個生命的活動。因此,我認為兒童的語文教育是語文教育生理學的學科,是學生學習掌握汲取知識的能力的學科,也是所有學科的未來學習的綜合能力的學科。

陸陳漢語不是托兒所、幼稚園,也不是小學中學和大學,但卻把一個人的成長全過程的語文教育連在一條紅線上,用我們的心血、智慧和能力,陪伴著所有需要我們的家長和孩子們。“從小學習優雅的漢語,長大通古今博中外”,帶著這個堅定的信念,每一個學生來學校,我們帶著他們,從牙牙學語的小娃娃,到滿地快跑的小朋友,從小學生、中學生,到以優秀的成績完成國際考試、香港本地考試,一直到他們進了大學,畢業了,我們還能看到他們的成長和成就。這就是陸陳漢語教育的生命動力。

夏巍峰:什麼是真正的語文教育?

陸陳:開班上課還不能算是完整的教育。我覺得教育跟教學是兩個不同層面和不同時間付出的概念。我不太同意語文就是學知識,那就有很多途徑學習,不用一定重視母語教育。這也是過去很多年忽略了母語教育認為“在中國的地方,會說中文,還不會學中文嗎?”的原因。今天的大部分孩子們的漢字書寫退步了不少,這個退化性變化非常值得重視。因為不論互聯網如何發展,中國人的漢字書寫也不應該退步,這是目前唯一能夠看到幾千年的文化傳流的痕跡。

 在海外,語文教育是中華後代的文化留根工程,也是世界認識中國理解中國的途徑。海外兒童中文國際教育要儘快提升儘快做出科學的標準和教學指引。課程要有系統的設置,而不是用母語課程講淺顯一些,更要有在有限的時間裡比母語教育更加有效的教師培養、教學管理和教學訓練。

除了語言本身的教學,特別需要兒童思想成長的內容以及社會教育。語文是所有學科學習過程中的綜合能力,貫穿在一生的學習中,學語文重要的是學理解、學思維邏輯。我反復跟學校裡的老師強調,語文的目的不是學那些名著或是學知識,而是學習分析、欣賞和思辨的能力,更是學習如何汲取知識的悟性,有些年輕人,不能理解分析辨別世界的歷史發展與現實,甚至在從小到大的教育中沒有掌握智慧的學習,其實害了兩代人。這也是我們正在做的,要徹底改變語文教學內容和教學目標,為什麼學怎麼學就是關鍵。

把陸陳漢語變成面向全球的中文教育平臺

夏巍峰:突如其來的疫情讓陸陳漢語遇到了哪些困難,如何解決的?

陸陳:香港的困難遠不止一次疫情。從2014年“占中”以後就一直受到社會環境、出行交通安全、人們情緒的影響,去年又有半年多是在暴亂的極端混亂下,陸陳漢語的學生數量受到了很大影響。疫情開始以來,線下教學受到了更大影響,1、2月份零收入,每月場地租金就有上百萬,還有教師工資等開支。老師員工要生存,孩子要讀書,教育是文化長河,不能斷流。不能因為任何原因讓孩子不能上課。

於是經過反復研究,最終選擇了勝友的平臺進行線上教學嘗試,並在試用一個星期之後把課程的原班人馬、時間、內容平移到線上,只是改變了教學形式,這對學生來說是最小的波動。首先讓學生試用兩星期,等學生和家長瞭解並熟悉線上學習模式之後才正式開始上課。

這些是我們久經考驗的教育價值觀的堅持,我仍然是義無反顧,帶領團隊勇往直前。不是對香港有信心,而是對我們久經考驗的團隊和家長們的信任有擔當。

夏巍峰:家長和學生對線上教學有怎樣的回饋?

陸陳:家長對線上教學的回饋特別好:1.學生免了在路上的時間,也更加安全,家長放心;2.原來的教學進度絲毫不受影響,反而更讓孩子們覺得改變了教學方式,更加活潑,孩子開心;3.孩子學習得更好,線上教學平臺成了教師家長學校之間非常好的交流工具,家長通過對線上教學的旁聽對教師的教學非常有信心,老師們更開心專心;4.經過一個多月的線上課程,越來越多的學生家長要求加課,帶領弟弟妹妹,介紹朋友一起學習。

線上教學不僅是開了一道門,讓遠方的同學不再因為物理距離而不能來上學。互聯網的邏輯,是站在山頂遙望高山低谷,讓我們以全新的視野,去看去做以前可能做不到的東西。

夏巍峰:對您而言,往線上轉型的過程中最大的考驗是什麼?

陸陳:對我來說最大的考驗就是決策。六年前我就在考慮做教育+互聯網的轉型,但因為我們不熟悉這個領域,香港又特別難請到互聯網人才,所以一直都沒有正式轉型,但一直在做線上教研和電子出版協同編纂。也正式這些前期的大量準備工作,才有今天迅速上線的厚積薄發。

此外,陸陳漢語參與了中教全媒體平臺,對線上教育以及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瞭解,讓我們在這條道路上鍥而不捨,不斷鑽研。陸陳漢語將作為面向全球的中文國際教育平臺,只有互聯網可以實現這個目標,除了這個方法以外我也無法分身去到全世界。中國內地在互聯網教育發展的速度,以及互聯網本身的巨大能量,是讓我做出兒童中文國際教育不僅成為OMO模式而且要下沉到“基本生活空間”的決策。

夏巍峰:面對困難,是什麼讓您堅持了下來?

陸陳:陸陳漢語國際教育成立於1991年,1998年是金融風暴;漢語語言學校2002年成立,2003年就是非典,2008年是甲型流感,2009年是金融海嘯,2014年占中。我們一直在大風大浪裡走過來,但這次疫情還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但我只要活著,就會繼續做中文國際教育,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為什麼虧本也要堅持,什麼動力?從經濟的角度,一天也不應該做;從研究的角度應該堅持做;從教育成果和教育價值的角度,不捨得不做!從國家未來的文化根基考慮,不能不做,而且還要有更多接班的人群,接班的地區,讓漢語文化的根基深深紮在華人後裔的群體中家庭中社區中,才能影響世界。

夏巍峰老師為做好線上教學做了哪些準備?

陸陳:我特別高興的就是看到年輕老師的互聯網教學能力有了飛躍式發展和長進,而資深教師的課程研究能力強,兩者結合在一起是非常好的組合。

線下,陸陳漢語數十年堅持非常嚴格的持續性教師培養,從初學到主管到校長都有系統的訓練。線上上課程的教育學準備系統中,陸陳漢語保留了良好的教學管理制度,更把線上課程再一次作為線下課程的優化過程。保障教學素質,是教育機構的唯一教育宗旨。目前,我們也開始逐步恢復線下課程。

教育應該是不吝嗇的事情

夏巍峰:您如何定位陸陳漢語?

陸陳:兒童中文國際教育企業是在傳統的大中小學以外的社會教育的教育組織形式,擔負著海外華人華僑子女和國際兒童中文教育的系統長期的教學責任與提高教育標準的需求。陸陳漢語就是這樣堅持不懈地研究發展,努力做好兒童中文國際教育教學系統管理理論系統研究的機構。

夏巍峰:在大陸地區,陸陳漢語進行了哪些嘗試?

陸陳:這六年來在內地,我們編輯的《小學生古文經典》得到中國圖書進出口總公司的重視,獨家代理進入內地,讓我們內地更多的家長和老師有了多一個家庭教育的讀物。此外,我們還嘗試把陸陳漢語精髓的內容融入到社區閱讀空間中,這是從共用概念裡得到的靈感,這兩年已經有一些雛形。閱讀空間主要針對老人和三歲以前的孩子,叫社區的雙端教育。通過社區閱讀空間把陸陳漢語分級閱讀的內容帶到了內地,並且非常受歡迎。教育應該是不吝嗇的事情,這不是短期的盈利行為,我們不吝嗇地付出,相信回報是無限的。

夏巍峰:您覺得互聯網給您帶來了什麼?

陸陳:互聯網平臺解決一些線下不能解決的問題,同時又有更多的挑戰出現,或是誘惑或是機會,需要更加冷靜的思考與判斷。全球化國際化是一條難走的路,而教育始終是無國界的,我們是把優質的產品和教學服務教給需要我們的人。互聯網給我們開了一扇天窗,但是邁出房子的路也是相當難走的,所以我想乾脆把牆拆了,但我們還是要把核心做好,很多連結國際的思考不在於位置在哪,而是我們的內容能去到多遠。

夏巍峰:您曾經是醫學生,學醫的經歷對您有什麼影響?

陸陳:學醫的那段經歷給了我特別深的影響。第一,做一個優秀的醫生,也做一個優秀的教師。我終身銘記老師的一句話:好的醫生一定是生理學、物理診斷學等所有學科都優秀的全科全能學生。我用我所有的學科經驗經營思考我們的辦學。

第二,中醫的整體觀念就是中國文化的最重要體現,也深刻影響在陸陳漢語整體漢語素質的教育框架裡。中醫既解決問題又扶正調理,西醫是解決問題在先,所以我們解決問題跟培養基礎兩者同時存在。我跟同事說過,醫生並不知道進來的是什麼病人,醫生要在幾分鐘裡憑藉原來的本事做出診斷,並給出治療方案,醫生必須要準備好才能這樣做。做老師應該有做醫生的準備和敏銳,也要有醫生的判斷和預見才行,這就是我們在教育領域中的另一個優勢。

夏巍峰:您從事教育事業的30多年來最大的成就感是什麼?

陸陳:最大的成就感就是讓更多的孩子喜歡了漢語學習,這是非常難的一件事。在中國內地不覺得,但是在海外學中文的挫敗會讓孩子害怕學中文,也讓我深刻地去想為什麼孩子在中英文的學習上差異會這麼大。

首先,我們看到海外全球兒童的中文國際教育過程中,在目前還沒有針對兒童的國際中文學科國家教學標準的情況,我們先做,為國家分擔,為海外華人孩子爭取學習機會。幫助了無數的孩子和家庭保住了中文的學習,保住了這些家庭對漢語對今日中國的認同感,和時間搶孩子,為孩子搶時間!

第二,我們自重自律自立自強地要求自己,在任何艱難的時刻不忘初心,為海外中國人的形象做了正面影響。為國家為香港培養了大量人才,認同今日中國。為了支持兒童中文國際教育的發展研究,我們重視海外的兒童教育標準,以及海外教師的素質訓練,在28年裡始終堅持走在時代的前端。

夏巍峰:陸陳漢語下一階段的規劃是什麼?

陸陳:在中國內地,通過互聯網,人民的生活方式、學習方式做了很多改變,教育要通過這些改變,為未來20年的人口老齡化和教育社區化的現象做出新的貢獻。

首先,“你陪我長大,我陪你變老”。

這次疫情,讓我們看到社區是最安全的基本家園環境,我們要在未來的工作中,好好思考老人的三個不同的年齡階段需要的服務,社區兩頭尖的一老一小,是社會最弱的群體,需要大量的關懷。因此我們將在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管家和家園培養教育管家的社區服務上,研究打造居民最需要的教育服務,通過陸陳漢語多年的教育成果和教育內容讓更多的家庭得到幫助。

其次,做兒童中文國際教育企業的孵化器。

在海外國家地區,繼續用線上線下同步模式,開發教研工作。我們國家是世界上主要使用漢語的大國,也是在海外最多華人後代的國家,母語是最核心的文化的傳承,如果在語言教育體系上沒有做好,第二、三代華僑的孩子就沒有機會學得容易學得好。我們將把兒童中文國際教育企業的動態發展能力作為重點的研究,孵化更多的教育機構管理人才和教研人才,成為兒童中文國際教育企業的孵化器。

       達爾文曾說過,“我之所以能在科學上成功,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對科學的熱愛,堅持長期探索”。“熱愛”,愛孩子,愛教育,愛學習,也讓陸陳從1991開始到現在這段漫長的時光中始終在中文國際教育領域裡進行探索和追求,並且仍在繼續。“我感恩陸陳漢語全體同事,都滿懷著對漢語教育的敬畏,也滿懷著我的老師們的囑託!我們不僅是教育夢想的製造者,更是教育培育夢想的踐行者!”
 

         “從培育一棵小苗,成長為枝繁葉茂的大樹,到一望無際的自然生態的漢語林海”,“讓更多的孩子喜歡漢語學習,讓更多的人理解中國文化”, 為了追逐這個“永續發展”的理想,陸陳和陸陳漢語始終在路上。